LANG

一匹死在题海中的狼。

Morning Home

给自家狗儿打call!!!没错帅气的狼族絈峳是我的人设/buni

赫连冰梓:

——楔子——
        仲夏夜。
        这是大陆正中的森林——“森林”,人们提到这个词,若非特别强调,那就是指这片梅尔卡洛森林了。森林的边际遥不可视,参天的百年古树下长满灌木,而树躯则点缀星星点点的虎耳草,挂毯般厚重的百里香遮没岩石,日光兰摇曳着半开的花蕾。森林太大了,你能在这里看见一切生物——除了人类。
        “所以说,你们这是把我排除在外了吗?”泠泠的女声打破了森林的岑寂,激起一片飞鸟。“要说人类,你也算半个呢,絔峳。”
        她显然不是一个人,被称作絔峳的声音搭了腔:“狼哪儿能和你们这些脆弱的人类相提并论呢?”
        “你们俩别贫了,我找到路了——”另一个声音插了进来,听上去像是来自树冠。
        事实证明,这个判断并没有错。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树叶摩擦声,一个金色的影子自树上落下,稳稳地加入了地面上的二人组。
        ——一个人类,一个狼人,一个精灵。
        在这个大陆上,任谁看到了这样的组合都要惊叹不已。早在只有永生精灵的歌谣才能企及的过去,各不相同的种族之间就已鲜有来往,冲突摩擦更是不曾间断。战争的乌云酝酿在天空,连繁星都要为之陨落。
        不过这个组合是个例外。
        人类是三人当中唯一的女孩,栗色半长发柔软的披散在肩上,紫罗兰色的眼睛里永远不会缺乏光芒。她身负治愈一切的能力,那是来自精灵的礼物,却在人类的手掌中绽放出最洁白的光。她叫艾露西。
        絔峳是来着山地的狼人,支楞毛茸茸的耳朵,犬齿也如同真正的恶狼般锋利。他身上是灰褐的披风,绷紧的肌肉充斥着力量。
        至于精灵米瑞玛,他的头发灿如日光,烟蓝的眼睛里是星辰与勾月。他是名弓箭手,因此视力极佳,能在山顶上远眺大海,也能在迷雾里辨明方向。
        他们来着不同的地方,汇聚在一起寻找失落的秘境和宝物。他们的靴子踏过岩石,也趟过沼泽,他们的刀斩碎猩红的百合和金黄的蝾螈,他们在寻找。
        Lassemista。
——01——
        “哈!终于有地方可以休息了!整整三天连进食和睡眠都没有的奔波我可不想再来一次了!”刚刚踏进人类城镇的小酒馆,艾露西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瘫”进了椅子,连同灰扑扑的布料和头发一起。
        “不就是三天没吃饭么,人类真是娇气......”
        “......”
        “......”
        “......刚刚那声咕——,是絔峳发出来的吧?”
        “......闭嘴,拍卖品。”
        “啊老板娘,”米瑞玛冲絔峳翻了个白眼,拉了拉帽檐确保耳朵不会露出来,然后冲着闻声赶来的胖胖老板娘报出了菜名,“一盘烤鸡和三份燕麦面包,别忘了加碗蔬菜杂烩汤,多谢您。”
        “嗷——”
        “......算了,烤鸡要两盘吧。”
        “好嘞!三位稍等啊!老丹尼,两盘烤鸡一碗汤!手脚再加快些!!”老板娘转身冲厨房大吼了一句,肥胖浑圆的身体灵巧的穿梭在一群酒气冲天的大汉间。手风琴手在窗边的弹奏淹没一片笑声里,壁炉的木柴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到成了最好的祝酒词,没人会在意角落三个带着兜帽风尘仆仆的旅客。


        “讲道理要是我们今晚还找不到落脚处,我真的会把那只猫吃了的。”遮住耳朵的狼人随手从布满划痕的木桌上抽出一根牙签叼进嘴里,翘起脚来搭了上去。
        “喵!!!”被提名的猫从女孩的怀里跳了出来,冲狼人狠狠呲了呲牙。
        艾露西眼疾手快的伸出手抓住了猫棕色的前爪,制止一场马上就要由指甲的对抗引发的血案。“行了絔峳,孤灵又没招你惹你,干嘛整天想着吃了它。”
        “本来就是抓来吃的嘛,”絔峳撇了撇嘴,不甘心似的又舔了圈犬齿,招来孤灵又一顿低吼。“噗,话说这猫居然叫孤灵?”
        “怎么,有意见?我看它一个人挺孤单的。”艾露西重新把身子都弓起来的猫圈回怀里,脸上笑容不减。“我向你保证,这只突然跳到路中央的猫一定会有用处的。”
        “什么用处?储备粮?”
        好在这时烤鸡和面包的香气转移了三人的注意力,耍嘴皮子不断的絔峳暂时给声带放了个假,转攻香气四溢的烤鸡去了,连向来举止优雅的精灵也有些抗不过食物的诱惑,一大碗杂烩汤几乎是瞬间就见了底,至于面包,三分之二都进了艾露西和她的史莱姆肚子里。


        ——但很显然,这支队伍不远万里跋涉至此,绝不是为了一顿简陋的晚餐这么简单。
        即使是这所南方的小镇,入夜后空气也不免有些不友好。居民们在短衫外披上缀着鼹鼠毛的宽大外套,这反倒让絔峳和米瑞玛的兜帽斗篷不再显眼得像石头上的蘑菇了。小镇的夜晚并没有因为冷空气而减去半分人气,依旧是一片人声鼎沸。


        “主角的故事,总是要从夜晚开启的!”


        “闭嘴吧小狼崽,那是只有轻小说才会出现的句子好吗?”
        “啧啧真是无趣啊拍卖品,我们跋山涉水来到这里难道不像主角待遇吗?”
        “到底是拜哪个路痴所赐才需要跋山涉水啊?明明有大道来着。”
        “咳艾露西火气不要这么重嘛,就算是你满脸微笑杀气也露出来了!我发誓下次不会了!真的!你看我们到了!”
        几乎是絔峳话音落下的同时,一声悠长的喷嚏就炸开来,伴随着火焰和黏糊糊的鼻涕,幸亏狼人再怎么不靠谱敏捷度也不是吹出来的,灰色的影子当机立断向右一跳,眼尖的精灵则顺势扑倒了身后的女孩,让来势凶猛的鼻涕火毫无阻拦地奔向黑夜……
        ……里的人。
        “见鬼!你这该死的牲畜怎么又不听使唤的张开你那臭哄哄的嘴?!又想尝尝那个刺藤的滋味了吗?!”尖细的嗓音从一个球上迸发出来,或许说一个球状的人更为合适。没有星星的夜晚隐约可以辨认出他宽的像木桨的手膀子和抖动的肥肉,正挥舞着一根紫色的藤条。喷嚏火没有再次爆发,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生物的嘶吼。
        胖球没有再理会黑影,转而看向刚整理好衣物的三人,女性化的尖锐声音和神速变换的语气让大家都不禁厌恶的皱了皱眉。“几位是来逛店的吗?宠物不太听话见笑了,这边请。”
        “……没办法,谁让他有地图呢?”絔峳叹了口气,率先跟上了胖球的脚步。


        直到进到屋里,女孩和狼人才看清胖球的长相。男人油腻的头上沾满黏液,发黄的衬衫被火焰灼烧成了破布,不过兴许它本来也是破布。这个号称藏宝阁老板的男人一边用一块同样油腻的毛巾擦着头发一边向他久违的客人解释刚才的状况。“真是见鬼,那条龙最近越来越不听话了。对没错我有一条龙,还是去年一个像你们一样的冒险者卖给我的。那儿太黑了,你们肯定没看到。”
        ……不我看到了,我连它身上的鳞片都数的一清二楚。米瑞玛默默在心里来了句吐槽,然后直接开口切入正题——他不太喜欢关于买卖的话题。“请问您这里是有‘瀑布’的地图吗?”
        “瀑布?没想到这年头还有懂行的冒险者啊……”男人又一次让大伙见识到了秒变脸色的奇迹,方才那幅愚蠢献媚的神态一扫而空,属于商人的精明浮现出来。他迈开比手臂还要粗上一倍的短腿扑进了垃圾似的杂物堆,然后端出了一个破破烂烂的木箱子“你们要的瀑布,就在里面。”
        “真的吗?”絔峳说着就要伸手,但老板抢先一步拉走了箱子。“三十个格雷特金币,不然你们想都别想。”
        “混蛋……你这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地图仅此一张。”
         “……好吧,可我们拿不出这么多金币。这是一张手帕,全是精灵的技术手工编织的,里面混入了雪妖的头发,保证做到水火不侵。您看……”
        “这可抵不上三十个金币吧?我倒是听说精灵族的住地长着一种稀世药材,叫什么拉娃什么草……”
        “拉德瓦格草?”
        “对对对,据说对鳞片划痕有奇效,我那龙可伤的不轻,再这样就要赔本了。手帕再加五棵拉德瓦格草如何?”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男人突然凑近米瑞玛的侧脸,速度之快和他的体型根本不相匹配。“你可别说你没有,我闻见味儿了,尖耳朵的小精灵。”
        “你想干什么?”絔峳最先反应过来,一把把米瑞玛拽的后退了半步。
        “嘿嘿嘿,这可真是有趣啊,人类精灵和兽人居然一起旅行。”即使被狼人瞪了一大眼,老板也丝毫未减笑容“算了给你们打个折吧,手帕加三棵拉德瓦格草,这可是‘外交’友情价了。”
        “见鬼,我们成交了。”
——TBC——


和亲友们的一个西幻脑洞,狼人人设来着墨尤太太,人类人设来着竹间太太,算是文笔练习吧,请太太们多加指点!!!!

评论

热度(8)

  1. LANG赫连冰梓 转载了此文字
    给自家狗儿打call!!!没错帅气的狼族絈峳是我的人设/bu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