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

一匹死在题海中的狼。

【双花】悬崖上的花.4

悬崖上的花.4


乐乐花妖设定

ooc ooc ooc

不喜慎入

——————————————


夜晚总会有些奇怪的气氛。

比如说现在张佳乐僵硬的被孙哲平搂在怀里。

比如说孙哲平被张佳乐身上的花香扰得心猿意马。


把镜头拉前一些。


张佳乐正饶有兴趣地研究着电视。浴室门开了,张佳乐下意识望了过去。孙哲平赤着上半身走出来的。

孙哲平挺注重锻炼的,所以身材很好很结实,但并不是那种满是肌肉的。


身材还不错。

这是张佳乐的第一个想法。

哇靠。

这是张佳乐的第二个想法。


孙哲平随意的拿毛巾擦干自己的头发,身上的不只是汗珠还是水珠顺着他的肌肉滑下,灯光下的密色肌肤竟有几分性感。

“你看什么呢?”孙哲平诧异的看着张佳乐的脸慢慢从耳尖慢慢红了个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张佳乐扭头咳嗽几声掩饰:“卧槽你干嘛不穿衣服!”“热啊。”“…我去睡觉了。”张佳乐起身向阳台走去,却被孙哲平提起来转向孙哲平的房间。“房间在那边。”

卧槽。你想干啥。

张佳乐满脑子卧槽:“…我是个花妖,我们才认识一天不到。你就不怕我半夜把你吸干净吗?”孙哲平好笑地看了张佳乐一眼:“你还记得我们才认识一天不到啊。”张佳乐想起白天孙哲平带着他,两人却像是认识很久一样熟络。

“…”

无话可说,张佳乐被孙哲平提到了床上。

张佳乐就算一直呆在悬崖上,但也还是有些朋友会给他讲些人类世界的事情。比如人与人相处的一些事。

张佳乐没来得急反应孙哲平便压了上来。

两人离得很近,孙哲平身上还留有洗完热水澡后的余温和肥皂的香味。孙哲平长得也不错,脸部棱角分明,眉间带有几丝英气,眼眸很深邃,深不见底却能看到几丝光亮。


系统负荷过大,自动重启,啾——


张佳乐愣愣地看着孙哲平,孙哲平饶有兴趣地看着张佳乐发愣。当张佳乐的大脑终于重新启动了,孙哲平低下头在他额头上烙下一吻,然后侧身搂住张佳乐,仗着手长关上了灯:“睡觉。”


张佳乐的大脑再度死机。


——tbc

嗯…不知下周拿不拿得到手机了…死前一更x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