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

一匹死在题海中的狼。

【双花】临时脑洞而已大半都是在复述童话的乱七八糟的产物x

睡美人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在荣耀世界的狂剑大陆上有一个传说中被诅咒的王国。

那个王国的王后在一百年前为国王诞下了一个可爱的公主,国王可高兴坏了,令人做了七个邀请贴邀请守护该国的巫女们来参加公主诞辰的晚宴。

国王是真高兴坏了,居然忘了国家共有八个巫女。

晚宴进行到巫女们给可爱的小公主赠予祝福。

第一个巫女来到怀抱着小公主的往后面前欠了欠身,挥动她的魔法棒:“以第一巫女之名,我祝福可爱的小公主拥有狂剑士珍贵的品格。”

……

咳,真的是给公主的祝福,别忘了这儿是狂剑国。

魔法棒轻轻点过睡的正熟的小公主的额头,魔法的光辉闪烁,小公主咂巴了几下嘴,像是不满有人打搅她的好梦。

巫女们相继为公主送上祝福。

直到邀请到的最后一个巫女上前。一阵阴风呼啸着刮开了皇宫的大门——没有被邀请到的第八巫女来了。

第八巫女脸色阴沉,阴冷的目光环视了皇宫一遍,最后停留在往后怀里的小公主身上。

可爱的公主在母亲的怀里依然睡得甘甜,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

“尊敬的国王陛下,这么盛大的宴会,为什么不邀请我呢?”第八巫女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我呀,也想送给小公主一份礼物呢。”说完,第八巫女抬手指向小公主,口中念念有词。熟睡的小公主被惊醒,但却没有哭泣。

“我预言,小公主将会在十五岁那年,被纺车扎伤手指而死。”第八巫女留下这句话后消失在大厅里。留下满厅脸色惨败的人们。

王后抱着公主哭泣,国王脸色苍白叹息着,众宾客交头接耳。

最后一名没来得急献上祝福的巫女走到国王面前:“尊敬的国王陛下,我的法力没有第八巫女强大,但我可以稍稍改动她的预言。”巫女顿了顿,挥舞起魔法棒:“我预言,公主十五岁被纺车扎到,但不会就去死去,而是陷入沉睡,一百年后,会有人来唤醒公主。”

……

晚宴后国王下令销毁了全国的纺车。

自那晚,小公主茁壮的成长了起来,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狂剑士…咳。

但预言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十五岁的公主散步到了皇宫的阁楼里,公主好奇的进了阁楼。那里有一辆纺车。公主从来没有见过纺车,疑惑的抚摸了下,不料纺针刺伤了公主的手,预言开始了。

公主陷入了沉睡,城堡里的一切都陷入了沉睡,城堡生长出茂密的荆棘,藤蔓。公主与城堡一直等待着有缘人的到来。

……

“咦,讲完了么?”红发的弹药大陆的王子咽下口中的食物,擦了擦嘴巴。他的对面有一位老人,似乎是这间旅馆的店主。

店主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听进自己的故事。

“也就是说,那个被荆棘包成粽子的就是传说中的城堡?”王子起身不待店主回答便跑出了旅馆,跨上白马,信心十足的出发了。

店长再次怀疑那个人到底是不是王子因为他还没付饭钱。

店长无奈的起身收拾桌子,桌上一块金表引起了他的注意。

真是丢三落四的年轻人。店长拾起金表打开。这就当饭钱吧,嗯?张佳乐?

……

张佳乐王子骑着马一路披荆斩棘——

“诶哟卧槽这荆棘的刺好尖啊!嘶——!”

张佳乐王子英勇地拔剑消灭了第八巫女派来的黑龙——

“我去这东西还会喷火!!诶诶我的辫子!!”

张佳乐王子历经千辛万苦来到了公主的床前——

“……”张佳乐此刻只想回去找那个旅店老板打架。

传说中的公主躺在床上。

传说中的公主正靠着床头躺在床上。

传说中的公主其实是个纯爷们正靠着床头躺在床上左手上缠着纱布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张佳乐。

“你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名为孙哲平的公主懒洋洋的开口了,“还不错,要一起走吗?”张佳乐默默看着孙哲平利落起身,背上快张佳乐那么高的重剑向他伸出手。

张佳乐鬼使神差地握住了那只手。


后来张佳乐跟孙哲平商量。他好歹是王子而孙哲平是传言中的公主…传言!!!张佳乐抬手架住孙哲平招呼来的手刀,继续商量。哪天让我上你一次呗。

孙哲平斜眼看了看张佳乐,收回了手。

然后张佳乐王子就被孙哲平公主提刀干了一番。

至于是什么刀就不知道了啊☆


——————————————END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