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

一匹死在题海中的狼。

【双花[依旧大概x】原谅捧花的我盛装出席

配上bgm《不再见》味口更嘉x
————————————————
张佳乐今天打扮的很隆重。

白色的礼服,胸前口带上别着鲜花,带着阳光的笑容。

张佳乐有些紧张,也很开心,替他的好友孙哲平开心。没想到以前无意见的话题如今终于实现了。

那时候张佳乐打趣孙哲平,你这样的高富帅打啥游戏 ?咋不找个姑娘好好谈个恋爱去!

孙哲平也笑着,行,到时结婚的话请你喝喜酒!

今天他终于能喝上孙哲平的喜酒了,不过孙哲平真不够仗义居然就这么先结婚了啧啧。

一片绿色的草坪,尽头是一座教堂,这便是婚礼举行的地方。看着那么大的排场张佳乐暗暗咂舌,土豪任性。

张佳乐坐在最后一排靠着走道的席位上,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坐那么前面。

嘉宾陆陆续续的来到然后就坐。婚礼开始。

张佳乐跟着嘉宾们热烈的鼓着掌,祝福他的好友。

帅气的新郎脸上带着俊朗的笑容,牵着美丽娇小的新娘,从两列嘉宾席中间的过道走过,向两边的人挥手感谢。

新娘的笑容十分灿烂甜美,新郎的目光在扫过张佳乐所在的位置时愣了愣,但很快移开目光,继续笑着感谢嘉宾的祝福。

张佳乐奇怪地摸摸自己鼻子嘟囔,我脸上有东西吗?

张佳乐目送着新人走向教堂,白色的婚纱礼服不知为何让他有些眩晕,心一抽一抽的痛。

“新郎?”

司仪的声音把张佳乐的神和新郎的神都拉了回来。张佳乐才意识到已经到宣誓了。

孙哲平回过神,想回答,却又愣住,过了半响才回答。

“我愿意。”

新娘以为自己的新郎太紧张,担忧的看看新郎,也回答司仪。

“我愿意。”

我愿意。

张佳乐满脑子被孙哲平的那句我愿意塞满。胸口的疼痛感越来越强烈。

宣誓完,新人给各位嘉宾敬酒。张佳乐自觉自己受不了这么隆重的场面,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看着别处的孙哲平念了句。

张佳乐匆匆逃开了婚礼现场,跑到教堂的后面。靠着墙慢慢滑坐到地上,张佳乐咬牙捂住心口。

好痛…太痛了…我真他妈是个自虐狂,一个死基佬喜欢上正直的高富帅这不成心跟自己过不去吗?!还跑来人家婚礼…死都已经死了!

张佳乐捂着脸,但泪水还是往下流。

孙哲平,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到,好吧你是听不到的,我们的间隔不再是性别了,而是生死了啊。我刚刚那句,根本不是祝福。

我说,我喜欢你啊,孙哲平。

——————————————

然而我依旧在不务正业的玩x

被不再见虐到的产物。-。让我咳会血x

评论(1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