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

一匹死在题海中的狼。

雁归北



嗯乱想的题目,可能与文章并没有什么关系x


貳.


第二天,李炎泽被告知这名苍云弟子暂由他照顾,天策府已经派兵赶往雁门。

李炎泽心情有些复杂。师兄们笑得古怪,拍拍他的肩道:“李炎泽,你小子艳福不浅啊,这苍云皮相不错啊!”

李炎泽无奈的拨开师兄们的爪子,道:“皮相不错又如何?我和他皆是男人啊。师兄们莫再开炎泽玩笑了。”此番话却惹来师兄们一片意味不明的叹惋。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看热闹的师兄们,李炎泽发现那名苍云弟子已经醒来了,正直直地盯着他,刚才他们的话怕是也多少听到了些。李炎泽有些尴尬:“啊,你醒了…我叫李炎泽,在你伤好前我负责照顾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我说。”

苍云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气氛又陷入尴尬。李炎泽正想着怎么说个借口离开,苍云突然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可还没站稳便摔回床上。

“你干什么?!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我说,但你的伤还没好不能乱动!”李炎泽吓了一跳,刚想上前,苍云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我自己的身体状况我清楚,不必麻烦了,我的刀和盾呢?”

李炎泽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一股恼怒感,厉声道:“不行,你现在哪都不能去!你这样的状态想去战场恐怕路上就已经不行了!”说完直接把苍云重新弄回床上。苍云倒也没反抗,依旧沉默着。“我去给你弄些米粥,你好好休息。”见人没动静,李炎泽以为他安分了便走出屋子给这苍云打饭去了。


李炎泽痛恨自己居然这么放心这货就出去了。

当李炎泽端着自己的饭和那苍云的粥回来时屋子里空荡荡的,那名苍云已经走了。

李炎泽摸了摸床,床上的温度散得差不多了看来那苍云可能出天策府了,按下心中莫名的焦躁,李炎泽提起自己的枪,骑上心爱的踏炎便向大门赶去。

“你去哪?”路过习武场的时候一个清冷的声音叫住了李炎泽,李炎泽一看竟然是那苍云。

“诶?那个、你、没有走?”李炎泽明白自己搞乌龙了,有些懵。翻身下马,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自己脸颊:“我,我以为你走了所以去追你。”

苍云挑了挑眉,一幅想笑又憋住的样子:“我不过来这看看你们天策府著名的枪法而已。”

李炎泽感觉自己松了口气。

“别看了,感兴趣下次我单独舞给你看。我打了饭回去吃吧。”李炎泽重新骑上马,向苍云伸出手邀请他一同上马。

“对了你叫什么?”

“燕岐岭。”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