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

一匹死在题海中的狼。

雁归北·番外

看了看师父的秀太衣服简直跟个裸体围裙一样什么的脑洞好糟糕xxx

我就是恋童怎么样!xxx


李炎泽x燕岐岭,有幼体化,慎入。


李炎泽有些不好。

谁能够在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枕边的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跟原来的人极像,只是五官都还十分稚嫩的酣睡中的孩童还平静呢?

李炎泽迅速扯过昨晚做某些事时丢在地上的衣服套在身上。


然后。

捂着脸。

坐在床边。

忏悔。


该怎样跟别人解释自己不是恋童也不是变态呢以后是不是只能自己排解了不我的下半辈子性福啊等等是不是重点错了。

正在李炎泽还在纠结时,熟睡的孩童轻哼一声,醒了过来。孩童半眯着琥珀色眼睛,呆呆地看了看同样呆呆地看着他的李炎泽一会后伸手揉揉眼睛,想再惬意地伸了个懒腰,然而腰上的酸软让他放弃了这个动作。

见李炎泽还是呆呆地看着他,小燕岐岭觉得有些不对劲。

“瞅啥呢,我脸上有东西?”

李炎泽还是呆呆地没反应,但有两道血从他鼻子留下。

燕岐岭吓了一跳:“喂喂李炎泽你傻了吗?!”李炎泽这才反应过来捂着鼻子冲出了屋子,留下燕岐岭一个人二仗和尚摸不到头脑。

燕岐岭暗骂李炎泽一大早发神经,准备去捡自己衣服的时候——

“……”

短短的手臂,有些婴儿肥,皮肤白里透红。


燕岐岭觉得自己起床方式一定不对。


李炎泽冲出了门跑到湖边,赶紧捧起一把水往自己脸上一泼想让自己清醒点顺便洗掉鼻血。但满脑子仍是燕岐岭稚嫩的声音带着刚睡醒的迷糊和慵懒。小孩子水汪汪的眼睛明显带着睡意半眯着。变成孩童的身体上依然有着昨夜留下的令人脸红的痕迹。


鼻血又流了。


————————————————

警.察蜀黍不是我!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