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

一匹死在题海中的狼。

【双花】补心匠

好久没更了xxxx

——————————————————

张佳乐是个补心匠。

补心匠的工作是通过陪伴人们练习来帮助人们把破损的心补全。

虽说张佳乐自己开了个补心店,但他还不是一个成熟的补心匠,所以生意也是有些冷清。张佳乐并不在意,人少他也乐得清闲。平日里逗逗自己养的布偶猫,给院子里的花草浇浇水,偶尔看看书长点知识,这日子也就这么悠闲地过着。

张佳乐长得很清秀但不娘炮,近一米八的身高,有点忧郁文艺青年的气质,可受周围女性的欢迎了。好是好但买菜就有些令张佳乐头痛。

大妈们的热情,你们懂的。

就在张佳乐再次像往常一样好不容易从大妈们的热情脱身的时候,一个人站在他的小木屋前。那个人见张佳乐来了侧身让开门好让张佳乐开锁。张佳乐边开锁边问着:“来补心的?”男人点点头:“我叫孙哲平。”

张佳乐进屋放下菜冲着门口的孙哲平挥挥手:“进来吧。我叫张佳乐。”给孙哲平沏了杯茶并示意他坐在沙发上,张佳乐自己也坐在了孙哲平对面:“来看看你的心的情况?”孙哲平点点头,手托在心口处,一颗快要裂成两半的心出现在他手上。张佳乐皱了皱眉,凑上前细细观察了一番:“怎么破损得这么厉害?”“…问了很多家补心铺了,都很头痛。你这里也补不好吗?”孙哲平皱了皱眉,看着张佳乐。张佳乐挠挠头,冲孙哲平咧嘴一笑:“我试试。你有空就来这我吧,我们多训练训练。”孙哲平也笑了:“行,谢了。”“等补好了再说吧。”

此后,孙哲平经常来到张佳乐这里。张佳乐带着他平复心情,做训练。两人一起喝下午茶,聊聊各种稀奇古怪的事,一起给花浇水,躺在花园里睡觉。孙哲平的心一点一点补了起来。

除了红心正中间的一块。


屋外风呼啸着,似乎要把一切吹走,乌云里闪电时不时地闪现,伴随着巨大的雷声…暴风雨即将来临。

张佳乐关紧了窗户,抱着自家被雷声吓得缩成一团的猫。火炉里火焰不安地跳动着,风不甘地撞击着窗户,窗户颤抖着发出哐当哐当的声响。张佳乐知道今天这天气估计孙哲平是不回来了。可他却还在想着要是孙哲平来了,这个暴风雨能快点过去呢。


张佳乐知道自己喜欢上孙哲平了。

[此处应配有小酒窝bgm。x]

正当张佳乐思考着人生的时候,第一滴雨滴砸在了窗户上,紧接着千万滴雨滴也不甘落后地落了下来。张佳乐静静的听着砰砰砰的雨声——等等这是敲门声啊!张佳乐回过神赶紧去开门。

当他看见门口的孙哲平时张佳乐却有些不安。

孙哲平撑着伞,但衣服上还是有些被雨水打湿的痕迹。张佳乐侧身让他进屋到火炉旁烤烤火,给他沏了杯茶。但孙哲平从进来开始就一直一言不发抢。

张佳乐悄悄的打了个哆嗦,忍不住问:“孙哲平你下这么大雨过来干啥?”孙哲平捧着茶喝了一口:“我爸给我安排了婚礼。”

张佳乐感觉自己的心一抽一抽的有些痛,脸上却露出笑脸:“这不是好事吗?咋看你黑着个脸?”孙哲平沉默了半曏:“可我感觉不到爱。”说着孙哲平又捧出了自己还缺一块的心:“婚礼就在大后天。”张佳乐有些惊奇:“你们大户人家咋都这么急着结婚?”觉得自己重点错了,又挠挠头道:“所以你是来想赶紧补完最后这块掌管爱的部分吗?”孙哲平点点头。张佳乐手不由自主地篡紧了,脸色有些为难:“可很少有人像你把爱这块缺了,而且这一块的修补方法更是至今没人能够弄清……”孙哲平表情也没什么变化,但张佳乐却看着难受。

“…我可以试试,你先把心放我这,明天再来吧。”张佳乐听到自己这么说。


孙哲平走后,张佳乐自个就这么做了很久。他捧出了自己的心,一颗完整的红心。


“拿我的补就可以了吧。”


第二天,暴风雨已经停了。残留的雨滴与露珠压弯了花瓣叶片,雨后清新的空气夹杂着土壤,花朵的芳香。孙哲平再来到张佳乐的小屋却没找到张佳乐。在张佳乐的桌上只有孙哲平完整的心和一封信。信里张佳乐简单的交代了他已经修好了孙哲平的心,并且祝孙哲平婚后幸福。张佳乐说自己干了那么久的补心匠,该出去走走了,叫孙哲平以后别把自己的心弄得那么惨了。最后是张佳乐自己画的他自己的小人形象。

小人笑着,似乎能看到他的小辫子一甩一甩的样子。


几日后,孙家贴出了寻人启示。据说啊,孙家的大少爷婚礼那天放了新娘鸽子,一走了之了。只留下了一封信,说是去找心了。


————————Fin————————

恩这个梗是空间看到的一个很暖很令人感动的梗啦w侵歉删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