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

一匹死在题海中的狼。

单纯想混个更

本质是想码肉自己吃x

然而至今未到正戏。


张佳乐觉得他作为狼人这一狼生最丢脸的,就是被人类抓到,跟狗似的被关在笼子里,最后到黑市上被卖了。而现在,他正双手拷着铁链,铁链紧紧连接着墙。

张佳乐现在只觉得手腕在刚刚试着扯铁链时箍得生痛,牙齿也因他试图咬铁链而发酸。犬类的耳朵和鼻子都很灵敏,所以张佳乐听到有一个脚步声从远处越来越近,还伴着一股奇怪的有些像蜡烛却又不完全是的味道。张佳乐浑身瞬间绷紧,呲着牙,喉咙里发出呜噜呜噜的警告声。

看到来人张佳乐死死瞪着那个人。那个人就是在黑市上买下了他的,他来一定没好事。那个人手里拿着蜡烛,烛焰不安地跳动着,男人顺手把蜡烛放在一旁的烛台上,打开了他与张佳乐之间的铁门。张佳乐蹲缩在靠墙的地上,警惕的瞪着人,似乎下一秒就要扑上去撕碎他。然而男人只是轻笑了一声:“我喜欢狼人的眼神。”

哇靠不会是个变态吧。张佳乐只觉后背一凉,脑袋里乱七八糟想起一些人类虐待狼人的事,他的手不安地篡紧了。

“我叫孙哲平,是买下了你的人。”孙哲平半倚着铁门,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张佳乐。现在的狼头顶的耳朵微微下折,蓬松的尾巴不安的垂到地上,呲着呀,可以看见他锋利尖锐的犬牙,眼睛死死瞪着孙哲平,如果眼神能化作实际伤害,孙哲平身上可能早被洞穿了。因为被捕捉时落入陷阱以及运送至黑市时曾多次试着逃跑,张佳乐身上仅有的单衣已经破烂不堪,隐约露出美好而矫健的身躯。

妈的。孙哲平压下心中的邪火,暗骂一声。

从孙哲平把蜡烛放在烛台上开始,有一股说不清是什么的味道一直萦绕在张佳乐的鼻尖。这气味像毒虫般侵蚀着张佳乐的意识,张佳乐头越来越晕身体也越来越燥热。

怎么回事。张佳乐感觉自己脑子要被身体的温度融化了,微微低下头,张佳乐紧紧咬住下唇,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没力气瞪了?”孙哲平的声音突然变得很近,张佳乐猛地一抬头,刚刚他分神的一会孙哲平已经走到他面前了。张佳乐下意识向孙哲平扑去,可连着墙的铁链长度不够他扑到孙哲平。

明明近在咫尺,只需靠近一点就可以手刃欺侮他的人类。张佳乐不甘地低嗥着,铁链被他拉得框框响。


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有后面的tbc————————

我还是比较适合只脑补啊xxx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