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

一匹死在题海中的狼。

*文风离家出走*没错就是刚赶的*

文风清奇,你,准备好了吗xxxx
ready?狗!!xxx

生日快乐,亲爱的弗朗西斯。

他似乎是完美的,从头到脚。
柔软光滑的,华贵的金发,似乎他是天生的贵族。高贵的紫宝石颜色的溺人的双眼,弯起时眼角微微下垂,盛满了天地间一切美好。明明是为了不显得女性化而留的胡茬,在他的身上却有番别样的风味。他的礼仪总是亲切而又恰到好处。俯身,亲吻,鞠躬,他的一举一动都那么自然优雅。

当他穿上整齐的军装,他的眼中已没有了笑意,目光若利刃,锐利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栗。即使鲜血沾染了他的军装,硝烟使他的金发蒙尘,战争令他的身型消瘦,他眼底的火焰也永远无法熄灭。他为了他的子民,为了千千万万个家庭,为了法兰西的荣耀而战。
当这个时代处于和平,他将军装封存,取而代之的是干净的白色衬衫和精致修身的蓝色马甲。他喜欢到教堂看着他的子民虔诚地祷告,他喜欢到不远的花店买一束沾染着甘甜露水的花朵,他喜欢在街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他们脸上洋溢的满足与幸福。

他是弗朗西斯•波诺伏瓦,他是法兰西共和国。

7.14,请您允许我将一朵新鲜的香根鸢尾别在您的耳畔,请允许我将一束白色的琉璃苣放在里昂广场,请允许我在凯旋门旁种下一片苜蓿。

您是顺水航行的船,您是千万家庭汇成的国家,您是勇敢的高卢民族,您是伟大的法兰西。

愿天佑法兰西。

*琉璃苣花语是勇气,苜蓿花花语是希望。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