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

一匹死在代码中的狼。

警告,乔韩,乔韩,乔韩,冷到极点,慎入。

耶——我来散播邪教(?)
基友儿被我强行安利后的产物!(我真棒xxx)因为基友儿不玩lof,所以过来帮忙传播?不过太太好久没上微博了,不知道同不同意,如果侵权就删/@竹间←基友儿圈名

.2张佳乐表示很心累

违规被发现了xorz我重来[正直脸

第一次写完的肉xR18慎入!!!!!!

cp周乐 慎入慎入

ooc严重 慎入慎入慎入

Ok?

上连接x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46937194790088

第一次填完坑x好开心x

.1 张佳乐认为蝴蝶效应太坑爹

梦旅客周x守梦人乐
周乐预警周乐预警周乐预警
oocoocooc——————————————慎入x
意思意思给狗儿的x————————————话说怎么艾特人喂x
不明产物,估计会有肉x
开始食用?祝愉快
————————————————————————

周泽楷第一次在梦里遇到张佳乐是在他小时候。
冒冒失失的红发守梦人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小小的,萌哒哒的小正太,摸了摸下巴:“小不点你怎么到这来的?”张佳乐挠了挠头:“诶不对,应该是我怎么到这了。我明明在整理东西…”小小的周泽楷茫然的看着他,扬起头,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都是迷茫和无辜。
很不巧,张佳乐这货是个萌物控。
张佳乐忍住把小周泽楷抱起来揉弄的冲动,伸手在空中一握,再把手掌摊开伸到周泽楷面前时他的手心里已经多了两颗糖果。小周泽楷眨巴着大眼睛,又惊又喜,刚伸出手想拿起糖果,却又忌讳什么似的收回了手。张佳乐转了转眼睛笑着道:“放心,梦里的糖无毒无害。”
那个晚上小周泽楷就陪着张佳乐,听他唠嗑了一个晚上。当然也被揉弄了一晚上。当清晨柔和的晨光唤醒他后,周泽楷坐起来,第一件事是先揉了揉自己的脸。恩,有种淡淡的酸痛感……。但小周泽楷的嘴角却不禁有丝笑意。
正如一般父母一样,周泽楷的父母望子成龙的心也是十分迫切,小小的周泽楷每天被各种辅导班包围,他有时觉得睡觉要是能睡一辈子该多好,因为他只能在睡觉的时间得到好的休息。而梦境就像他的王国一样。

从那个晚上以后,周泽楷在很长的时间里都没有再遇见过张佳乐。

后来,周泽楷长大了那么点,他无意间在书店里看到了一本书——《守梦者》。周泽楷想到了张佳乐,然后他买下了那本书。
守梦者是一个神奇的职业,其担任者年龄停留在他担任守梦者的那一刻,直到他接触职责他的时间才会正常运行。守梦者位于梦的中枢——梦之树。梦之树的果实便是世界上各种的梦境。守梦者负责打理分类这些梦境,也会实现某些适合的人的梦。是世界秩序中的一环。
还不大的周泽楷并看不懂太多,但他记住了一句话——守梦者会实现某些适合的人的梦。

很久以后,周泽楷长大啦。他已经是一个名牌大学的教授了,专攻梦境与心理学的。他的认为梦也是有秩序且很可能由世界上某个神秘的环节在打理的观点至今还有很多人在争议。有的认同,有的反对,而认同的人中,很多人自称见到过传说的守梦人。许多媒体借此大肆宣传,周泽楷成为焦点。
但这些对于周泽楷来说并不重要。他仍然每天把自己关在实验实里,或是与他的团队一起研究。他想找到那个红发的守梦人。

当周泽楷又站在很多年前他曾经遇到那个守梦人的地方时。他知道他多年的梦想实现了。
张佳乐苦恼的看着眼前像得到糖的孩子一样,眼里闪闪发光的周泽楷:“没想到是你啊,这可伤脑筋了…”

其实张佳乐遇到周泽楷纯粹是一个十分偶然的意外。那天正好是世界管理系统最弱的一天,有些过于孤独的梦境会敞开大门,等待一个人进入。很巧,张佳乐整理到周泽楷的梦境时,被吸了进去。
正如蝴蝶效应一般,谁也想不到一个小小的蝴蝶煽动翅膀,某个地方便可能遭遇龙卷风。张佳乐也没想象到,自己的意外闯入给这个孩子留下了多大的执念——只为了再见他一次。这个执念随着周泽楷长大,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愈加急切。
周泽楷研究的是梦境心理学,这本应该无所谓,但他研究的方向却直直指向了世界管理系统。这个系统至今无人发觉,也不能被人发觉。管理系统在发现了这个危机后,张佳乐被罚亲自解决,所以张佳乐再次出现在周泽楷的面前。
张佳乐其实对周泽楷映像也挺深的,毕竟一个人天天跟梦打交道可就是每一个人陪他聊聊也是挺无聊的不是吗?但就因为这样,张佳乐不得不阻止周泽楷继续他的研究。

两个人像多年以前,坐下来聊着天——半多都是张佳乐在讲,周泽楷只是安静的笑着,盯着张佳乐,好像怎么都看不够似的。
张佳乐叹了口气,伸手捏了捏周泽楷软软的脸:“要不你换个研究方法,我把你这段记忆消掉呗?”张佳乐顿了顿,伸手像多年前一样,凭空抓出了一把糖,笑嘻嘻地递给周泽楷:“这个当安慰品?”周泽楷的笑容僵住了,他抿紧了嘴,蹙起眉,不断的摇头。开玩笑,他找了这么久的人,支持他这么久的执念全部消除?周泽楷慌张地站起来:“我不要。”张佳乐愣住了,很纠结的也站起身,他盯着周泽楷道:“十分抱歉,那我不得不直接下手了…”
周泽楷没想过,再一次见面会这么不愉快。他只是站着,用一种很悲伤的眼神一直看着张佳乐,嘴角张开又闭紧。张佳乐有些失神,心底抽痛。
“败给你…”张佳乐偏过头,避开周泽楷的目光。“上面给的时间还有一天,我明天还会出现在这里。”张佳乐叹了口气,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说真的,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记着我没什么用。你在你的世界那么成功,何必追着一个梦?”
“一个梦?”周泽楷面无表情,只是紧紧盯着张佳乐:“这个梦支持我走到这一步。”周泽楷猛地抓住张佳乐,一只手扣住他的后脑,狠狠地吻住张佳乐。张佳乐还没反应过来,嘴唇一痛,一股铁锈味在嘴里漫开。张佳乐刚想张口,周泽楷已经看好了时机,轻而易举地撬开了张佳乐的牙关,在他的嘴里肆意掠夺。
张佳乐极力躲避周泽楷的舌头,可是嘴里的口气越来越少。周泽楷将手搂到张佳乐的腰上,只撑住不让他软倒在地上。在张佳乐觉得快窒息时,周泽楷终于放开了他。张佳乐像一条回到水里的鱼一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但也不忘狠狠地瞪着周泽楷。周泽楷笑了,是一只很温顺的笑容,却让张佳乐背后一凉。周泽楷意犹未尽似的舔了舔嘴角,捧起张佳乐的脸,细碎而温柔的吻落在张佳乐的额头,眼角,嘴角。周泽楷小小声地,却十分坚定地说着任何人都会心软的话:“我喜欢你。”

——————————————
觉得自己文风没救了orz

单纯想混个更

本质是想码肉自己吃x

然而至今未到正戏。


张佳乐觉得他作为狼人这一狼生最丢脸的,就是被人类抓到,跟狗似的被关在笼子里,最后到黑市上被卖了。而现在,他正双手拷着铁链,铁链紧紧连接着墙。

张佳乐现在只觉得手腕在刚刚试着扯铁链时箍得生痛,牙齿也因他试图咬铁链而发酸。犬类的耳朵和鼻子都很灵敏,所以张佳乐听到有一个脚步声从远处越来越近,还伴着一股奇怪的有些像蜡烛却又不完全是的味道。张佳乐浑身瞬间绷紧,呲着牙,喉咙里发出呜噜呜噜的警告声。

看到来人张佳乐死死瞪着那个人。那个人就是在黑市上买下了他的,他来一定没好事。那个人手里拿着蜡烛,烛焰不安地跳动着,男人顺手把蜡烛放在一旁的烛台上,打开了他与张佳乐之间的铁门。张佳乐蹲缩在靠墙的地上,警惕的瞪着人,似乎下一秒就要扑上去撕碎他。然而男人只是轻笑了一声:“我喜欢狼人的眼神。”

哇靠不会是个变态吧。张佳乐只觉后背一凉,脑袋里乱七八糟想起一些人类虐待狼人的事,他的手不安地篡紧了。

“我叫孙哲平,是买下了你的人。”孙哲平半倚着铁门,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张佳乐。现在的狼头顶的耳朵微微下折,蓬松的尾巴不安的垂到地上,呲着呀,可以看见他锋利尖锐的犬牙,眼睛死死瞪着孙哲平,如果眼神能化作实际伤害,孙哲平身上可能早被洞穿了。因为被捕捉时落入陷阱以及运送至黑市时曾多次试着逃跑,张佳乐身上仅有的单衣已经破烂不堪,隐约露出美好而矫健的身躯。

妈的。孙哲平压下心中的邪火,暗骂一声。

从孙哲平把蜡烛放在烛台上开始,有一股说不清是什么的味道一直萦绕在张佳乐的鼻尖。这气味像毒虫般侵蚀着张佳乐的意识,张佳乐头越来越晕身体也越来越燥热。

怎么回事。张佳乐感觉自己脑子要被身体的温度融化了,微微低下头,张佳乐紧紧咬住下唇,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没力气瞪了?”孙哲平的声音突然变得很近,张佳乐猛地一抬头,刚刚他分神的一会孙哲平已经走到他面前了。张佳乐下意识向孙哲平扑去,可连着墙的铁链长度不够他扑到孙哲平。

明明近在咫尺,只需靠近一点就可以手刃欺侮他的人类。张佳乐不甘地低嗥着,铁链被他拉得框框响。


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有后面的tbc————————

我还是比较适合只脑补啊xxx


【双花】补心匠

好久没更了xxxx

——————————————————

张佳乐是个补心匠。

补心匠的工作是通过陪伴人们练习来帮助人们把破损的心补全。

虽说张佳乐自己开了个补心店,但他还不是一个成熟的补心匠,所以生意也是有些冷清。张佳乐并不在意,人少他也乐得清闲。平日里逗逗自己养的布偶猫,给院子里的花草浇浇水,偶尔看看书长点知识,这日子也就这么悠闲地过着。

张佳乐长得很清秀但不娘炮,近一米八的身高,有点忧郁文艺青年的气质,可受周围女性的欢迎了。好是好但买菜就有些令张佳乐头痛。

大妈们的热情,你们懂的。

就在张佳乐再次像往常一样好不容易从大妈们的热情脱身的时候,一个人站在他的小木屋前。那个人见张佳乐来了侧身让开门好让张佳乐开锁。张佳乐边开锁边问着:“来补心的?”男人点点头:“我叫孙哲平。”

张佳乐进屋放下菜冲着门口的孙哲平挥挥手:“进来吧。我叫张佳乐。”给孙哲平沏了杯茶并示意他坐在沙发上,张佳乐自己也坐在了孙哲平对面:“来看看你的心的情况?”孙哲平点点头,手托在心口处,一颗快要裂成两半的心出现在他手上。张佳乐皱了皱眉,凑上前细细观察了一番:“怎么破损得这么厉害?”“…问了很多家补心铺了,都很头痛。你这里也补不好吗?”孙哲平皱了皱眉,看着张佳乐。张佳乐挠挠头,冲孙哲平咧嘴一笑:“我试试。你有空就来这我吧,我们多训练训练。”孙哲平也笑了:“行,谢了。”“等补好了再说吧。”

此后,孙哲平经常来到张佳乐这里。张佳乐带着他平复心情,做训练。两人一起喝下午茶,聊聊各种稀奇古怪的事,一起给花浇水,躺在花园里睡觉。孙哲平的心一点一点补了起来。

除了红心正中间的一块。


屋外风呼啸着,似乎要把一切吹走,乌云里闪电时不时地闪现,伴随着巨大的雷声…暴风雨即将来临。

张佳乐关紧了窗户,抱着自家被雷声吓得缩成一团的猫。火炉里火焰不安地跳动着,风不甘地撞击着窗户,窗户颤抖着发出哐当哐当的声响。张佳乐知道今天这天气估计孙哲平是不回来了。可他却还在想着要是孙哲平来了,这个暴风雨能快点过去呢。


张佳乐知道自己喜欢上孙哲平了。

[此处应配有小酒窝bgm。x]

正当张佳乐思考着人生的时候,第一滴雨滴砸在了窗户上,紧接着千万滴雨滴也不甘落后地落了下来。张佳乐静静的听着砰砰砰的雨声——等等这是敲门声啊!张佳乐回过神赶紧去开门。

当他看见门口的孙哲平时张佳乐却有些不安。

孙哲平撑着伞,但衣服上还是有些被雨水打湿的痕迹。张佳乐侧身让他进屋到火炉旁烤烤火,给他沏了杯茶。但孙哲平从进来开始就一直一言不发抢。

张佳乐悄悄的打了个哆嗦,忍不住问:“孙哲平你下这么大雨过来干啥?”孙哲平捧着茶喝了一口:“我爸给我安排了婚礼。”

张佳乐感觉自己的心一抽一抽的有些痛,脸上却露出笑脸:“这不是好事吗?咋看你黑着个脸?”孙哲平沉默了半曏:“可我感觉不到爱。”说着孙哲平又捧出了自己还缺一块的心:“婚礼就在大后天。”张佳乐有些惊奇:“你们大户人家咋都这么急着结婚?”觉得自己重点错了,又挠挠头道:“所以你是来想赶紧补完最后这块掌管爱的部分吗?”孙哲平点点头。张佳乐手不由自主地篡紧了,脸色有些为难:“可很少有人像你把爱这块缺了,而且这一块的修补方法更是至今没人能够弄清……”孙哲平表情也没什么变化,但张佳乐却看着难受。

“…我可以试试,你先把心放我这,明天再来吧。”张佳乐听到自己这么说。


孙哲平走后,张佳乐自个就这么做了很久。他捧出了自己的心,一颗完整的红心。


“拿我的补就可以了吧。”


第二天,暴风雨已经停了。残留的雨滴与露珠压弯了花瓣叶片,雨后清新的空气夹杂着土壤,花朵的芳香。孙哲平再来到张佳乐的小屋却没找到张佳乐。在张佳乐的桌上只有孙哲平完整的心和一封信。信里张佳乐简单的交代了他已经修好了孙哲平的心,并且祝孙哲平婚后幸福。张佳乐说自己干了那么久的补心匠,该出去走走了,叫孙哲平以后别把自己的心弄得那么惨了。最后是张佳乐自己画的他自己的小人形象。

小人笑着,似乎能看到他的小辫子一甩一甩的样子。


几日后,孙家贴出了寻人启示。据说啊,孙家的大少爷婚礼那天放了新娘鸽子,一走了之了。只留下了一封信,说是去找心了。


————————Fin————————

恩这个梗是空间看到的一个很暖很令人感动的梗啦w侵歉删


【双花】花吐症

弄懂花吐症后暗搓搓点击了好久总算动手的产物xxxx

然而花吐症也早已是老梗了嘤嘤嘤x

大孙大孙我就是不懂你的气啦!!!x←zheren


————————ooc——————————

花。满世界都是花。


张佳乐自认为还是一个比较喜欢花的人了,可是现在这小小的花儿却似毒药般侵蚀着他的身体。

花朵啊一朵一朵,一瓣一瓣,从张佳乐的喉咙中,以肉为土以血为养料,蓬勃生长着。几乎要占满张佳乐的身体。

咳…咳咳…!!

止不住,止不住地吐花,就像止不住对那个人的念想。张佳乐觉得自己都要把肺都咳出来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x

张佳乐想起前几天八卦的小队员还问过他,诶副队,你有喜欢的人不?

张佳乐给了自己一巴掌,因为当时自己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孙哲平!诶哟我去,乐哥我以前还看着小黄片想象追个软妹子过一生嘞!啥时惦记上孙哲平的!

瞅着小队员们一个个闪亮亮的八卦眼神,张副队装模作样的咳嗽一声,去去去训练去,你们张副队的恋情都给了荣耀女神。

副队啊别跟叶神抢人儿啊!

…滚滚滚!小心训练加时!


张佳乐苦笑着,又咳出了一口花。

这特么现世报呢。

手机突然响起——喂喂?哈哈哈哈哈张佳二乐乐接电话啦!二乐二乐二乐二乐!

…黄少天你给我等着。张佳乐恨恨地接了电话,喂?

张佳乐。

我的妈。张佳乐吓得手一抖,手机掉到了床上。喉咙一堵,大朵大朵的花儿又挤了出来。

咳咳!!咳…孙哲平?

……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

张佳乐你没事吧?

没没没!没事儿呢!只是小感冒!就今天一天请个假!张佳乐手忙脚乱的掩饰。

…开门。

啥?

我说开门,我在你家门口。

等等等?!你咋来啦就不怕咱俩一起感冒?!

张佳乐正酝酿咋让他乖乖回去,自己这么狼狈给看了还不笑死人,昨天说没有恋情时他也听着呢!

可惜门口穿来不耐烦的敲门声告诉张佳乐。隐藏Boss你敢不接?死定了!

张佳乐悻悻地把房间门给关好,披着床被子赶紧的给上司开门去咯。


孙哲平收回了正准备继续敲门的手,看着眼前脸色苍白的人,蹙了蹙眉。

张佳乐笑嘻嘻的给让开路,上司您里面请,感冒了我可不负责。

孙哲平进了门,却一把抓住了正在关门的张佳乐。把人抵在门和他之间。

张佳乐吓得一个激灵。我靠靠靠孙哲平你你你,我要是女生我就开心。然而我并不是。

孙哲平无语的盯着张佳乐,然后伸出手,抚向张佳乐的嘴唇。

∑(っ°Д°;)wait???这这这什么神展开???

正当张佳乐满脑子胡思乱想时,孙哲平已经从张佳乐嘴角边弄到了一片花瓣儿。

…吓死爹…………张佳乐刚松了半口的气又提了起来。

没记错这病好像花瓣会传染?

张佳乐感叹人生如戏踏嘛还是个不靠谱儿的导演写的观众们永远猜不到下一幕的发展。

孙哲平突然笑了,轻笑声打断了张佳乐正神游的魂。

“张佳乐。”孙哲平笑着,垂眸盯着张佳乐。

“诶。”张佳乐傻乎乎的应了声。

“感冒咳花吗?”

“………乐哥我乐意叼着花。”

“那你说我呢。”孙哲平淡然地吐出一朵花。

……大哥啊你知道这啥病了那为啥那么淡定呢妈呀这可绝症啊你说你说我喜欢你你要喜欢别人咋办啊咱俩玩完了wait我刚啥也没说?!


张佳乐突然觉得要死,就死得痛快点。猛地抬起头,张佳乐紧紧注视着孙哲平。

“你知道啥病我就不多说啥了,我就一句话。我喜欢的是你,愿意治我的病吗?”

说完张佳乐就想找个地缝钻了得了。

而孙哲平的反应确实张佳乐始料未及的。

孙哲平一手勾起张佳乐的下巴,直接吻住了张佳乐的双唇。孙哲平毫不客气的撬开了张佳乐的牙关,把张佳乐的舌头直接压在自己舌根下,在对方口腔里肆意侵略。

张佳乐反应过来时都快断气了,浑身发软,但是喉咙处的哽咽感终于消失了。体内蠢蠢欲动的植物被解药消除了。

不知为啥,张佳乐有些想哭。

在张佳乐断气前孙哲平总算放开了他,嘴角噙着笑意,还意犹未尽似的舔舔嘴角。


“张佳乐,你知道答案了吗。”


——————————

然而我还是不务正业。


【双花[依旧大概x】原谅捧花的我盛装出席

配上bgm《不再见》味口更嘉x
————————————————
张佳乐今天打扮的很隆重。

白色的礼服,胸前口带上别着鲜花,带着阳光的笑容。

张佳乐有些紧张,也很开心,替他的好友孙哲平开心。没想到以前无意见的话题如今终于实现了。

那时候张佳乐打趣孙哲平,你这样的高富帅打啥游戏 ?咋不找个姑娘好好谈个恋爱去!

孙哲平也笑着,行,到时结婚的话请你喝喜酒!

今天他终于能喝上孙哲平的喜酒了,不过孙哲平真不够仗义居然就这么先结婚了啧啧。

一片绿色的草坪,尽头是一座教堂,这便是婚礼举行的地方。看着那么大的排场张佳乐暗暗咂舌,土豪任性。

张佳乐坐在最后一排靠着走道的席位上,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坐那么前面。

嘉宾陆陆续续的来到然后就坐。婚礼开始。

张佳乐跟着嘉宾们热烈的鼓着掌,祝福他的好友。

帅气的新郎脸上带着俊朗的笑容,牵着美丽娇小的新娘,从两列嘉宾席中间的过道走过,向两边的人挥手感谢。

新娘的笑容十分灿烂甜美,新郎的目光在扫过张佳乐所在的位置时愣了愣,但很快移开目光,继续笑着感谢嘉宾的祝福。

张佳乐奇怪地摸摸自己鼻子嘟囔,我脸上有东西吗?

张佳乐目送着新人走向教堂,白色的婚纱礼服不知为何让他有些眩晕,心一抽一抽的痛。

“新郎?”

司仪的声音把张佳乐的神和新郎的神都拉了回来。张佳乐才意识到已经到宣誓了。

孙哲平回过神,想回答,却又愣住,过了半响才回答。

“我愿意。”

新娘以为自己的新郎太紧张,担忧的看看新郎,也回答司仪。

“我愿意。”

我愿意。

张佳乐满脑子被孙哲平的那句我愿意塞满。胸口的疼痛感越来越强烈。

宣誓完,新人给各位嘉宾敬酒。张佳乐自觉自己受不了这么隆重的场面,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看着别处的孙哲平念了句。

张佳乐匆匆逃开了婚礼现场,跑到教堂的后面。靠着墙慢慢滑坐到地上,张佳乐咬牙捂住心口。

好痛…太痛了…我真他妈是个自虐狂,一个死基佬喜欢上正直的高富帅这不成心跟自己过不去吗?!还跑来人家婚礼…死都已经死了!

张佳乐捂着脸,但泪水还是往下流。

孙哲平,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到,好吧你是听不到的,我们的间隔不再是性别了,而是生死了啊。我刚刚那句,根本不是祝福。

我说,我喜欢你啊,孙哲平。

——————————————

然而我依旧在不务正业的玩x

被不再见虐到的产物。-。让我咳会血x

【双花[大概x】战前

“喂?”


“您好,您拨打的号码主人不在家,请在提示音后留言——现在开始录音。”


“…嗯,张佳乐,我明天的假期可能不会回来,现在边境地区形势有些紧张。节日过得开心一些,我的卡在你那,随便花…还有,以后的日子开心点,等不到我就别等了。”


孙哲平挂断电话,把背上的狙击枪端在手里轻轻磨桬。重新背好枪,孙哲平转身走向高台,台下的军人们站队整齐。


“兄弟们,别的不说,已经叮嘱完家里了,就给我玩命拼了!现在不拼,以后拼的会是我们的家人!干掉那帮孙子!”


“干掉那帮孙子!!!”




嗯…临时脑洞x战前的电话。

背景我我我我也不知道啦!x

诶我怎么还没去更别的[←你还知道


【伞修】狐狸的太阳雨

um是一个从微博上看到的梗x

于是觉得好适合伞修便xxxx

(●´ε`●)很甜吧x


狐狸雨


原梗:有没有听说过狐狸雨,传说狐狸爱上一个人就会记住他的名字。闲来无事就会在默念着,放在舌尖头,牙齿上,嘴唇里,他的名字啊。那些名字被风一吹,就吹到云上了,当云朵再也承受不住名字的重量,天空就会下起狐狸雨。雨后,山坡长出紫色的小花,采一朵簪在发间,会收到心上人的告白。


村子旁山里的狐妖叶修不知啥时起,有事没事总念叨着一个名字。

苏沐秋。

据山猫妖黄少天说,这是那村子里一个小伙的名字。

黄少天:哎哎哎我说叶不修他是不是发春了是不是是不是?一天到晚念叨着本少都不想理他了所以一定是喜欢上人家了吧?哎哟这啥品位哟喜欢个人类,我看叶不修你还是孤独终生吧balabalbala

叶修:那只蠢山猫的话十句里十句废话,都不可信。

黄少天:我靠靠靠靠靠叶修你个臭狐狸来pkpkpkpkpkpk啊??!看本少不砍死你砍死你砍死你!!!说谁废话说谁不可信我就说你就是思春思春思春!

[鱼妖]喻文州:少天,安静点。


苏沐秋是村子里挺受欢迎的一个小伙子,人长的帅气又能干,虽是孤儿但依旧坚强的拉扯着他的小妹妹苏沐橙长大,两人相依为命。不少村子里的姑娘们都心仪他嘞!

苏沐秋最近发现山里总有只白色的狐狸喜欢跑到村子附近。起初苏沐秋以为是来偷鸡吃的,但村子里并没发生啥丢鸡的事儿,狐狸也依旧天天来,而且天天是跟着苏沐秋。苏沐秋觉得有趣。


“小狐狸,你咋老是跟着我呢?”


苏沐秋上山砍柴,那只狐狸也不远不近的跟着,苏沐秋停下来瞅着那只狐狸。那狐狸眯着眼睛也瞅回他,还叼着根烟叶。


叶修今天也乐呵乐呵的跟着苏沐秋。苏沐秋今天上山砍柴,身边没别人,叶修胆子也大了。

山里我是老大。本着这样的想法叶修也不躲躲藏藏,大大咧咧的跟着苏沐秋。但苏沐秋突然问他话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哟,眼睛挺清澈的,漂亮。


叶修想抽自己一巴掌,居然这么傻乎乎跟人瞪了半天。

苏沐秋伸手点了点叶修的鼻尖,感觉手指上湿乎乎的。


BOOM——


叶修的脑袋里形成了个蘑菇云。


苏沐秋看着狐狸转身窜进草丛,挠了挠头想着是哪里吓到狐狸了吗。


叶修念叨苏沐秋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可是他在不知哪一天后再没有看到那个少年的身影出现在村子里了。


苏沐橙长大了,在哥哥苏沐秋死的那一天长大了。他的哥哥在去城里的路上出了车祸,在医院的病床上,迷迷糊糊的揉了揉她的发顶,叫她坚强,不要哭,还有,要是以后见到只白色的狐狸,别怕,给点吃的吧。苏沐橙抽噎着答应,苏沐秋闭上了眼,再没有睁开过。

苏沐橙回到村子里一个人生活。有时她也看见个白色的身影,她想,这应该就是哥哥说的小狐狸了。苏沐橙便有个习惯在家门口放一些吃的。第二天早上总能看见碗里已经空了,而旁边放着几朵不知名的紫色小花。


叶修念叨着念叨着,心里也隐隐约约猜到了些什么但不想面对。

一天他又念叨了一句苏沐秋后,天突然下起了小雨,可太阳依旧当空。

是太阳雨啊。叶修躲到一颗树下。

雨后,叶修慢慢溜达到他常去的一个小山坡。


那里开满了紫色的小花。


——————————————TBC.

(●´ε`●)真的很甜吧x